排行榜
| | 注册 |
播放记录

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激情 > 女舞蹈教师

2021-06-05 14:25:05


第一章 誠實的獎勵

  晚上六時許,公交車上……

  「小正乖,吃完麥當勞就到乾媽家去喔,今天就住乾媽家喲。」

  我爸媽常要外出應酬,這時媽的閨中密友白薇阿姨就來帶我到她家去。白薇阿姨年齡比媽小上一大截,怎麼認識的我不知道。只知道薇姨是我乾媽。我只知道,爸媽只要電腦有問題,一定是一通電話問薇姨。薇姨原本是「國家中心局特別行動局」的局長,現在是「國家安全局計算機反恐怖司」司長,之後陸陸續續有不少公司慕名而來聘請薇姨當任安全顧問,全被薇姨給拒絕了。  當然,薇姨接受了我爸媽公司的首席安全顧問聘書,只是先和我爸媽約法三章,言明絕不支薪。 薇姨平日就待在家,她還有個嗜好就是電腦遊戲。新遊戲一出來,一定先出現在薇姨家。常常薇姨玩完了,國內還沒上市。有時她就送給朋友,拿去出版功略及破解。所以,我也滿喜歡到薇姨家的,因為薇姨家有各式電腦遊戲可以玩。

  薇姨跟一個高級警官結過一次婚,但在一次行動中犧牲了。心情紛亂的薇姨第一個想到的,就是她最親近的密友,我媽。於是,薇姨到我家住了一星期,理清了思緒。

  為了不想離媽太遠,薇姨買下的,是我家大廈中的兩層樓,打通成一戶。

  薇姨婚後並沒有孩子,所以就常要我也叫她媽,不過,這一點,不管薇姨怎討好利誘,我都不為所動。薇姨的英文也不是蓋的,說寫聽均屬一流。(後來媽才告訴我,薇姨在「小留學生」名詞的出現之前就已赴美上過一流的大學。)而且還是國內最高學府的理學院畢業。

  現在加上住在我家樓上幾層樓,我要入高中,媽於是拜託薇姨當我的家教。爸媽又常出外應酬。所以,最後便成,我住在薇姨家的日子反而比自家多。

  薇姨替我準備了一個房間,規格擺設都與我樓下自己房間一模一樣。唯一的不同,是電腦的連線。我房裡的與對房薇姨的是相連的。對外,薇姨拉的是256K的專線。

  薇姨現年三十二歲,面貌姣好,身裁窈窕修長,身高168公分。三圍是34C,25,35。(上圍是我在洗澡時偷看到薇姨乳罩知道的,其餘是日後薇姨告訴我的聰明機智又美麗溫柔。

  如果硬要挑毛病,就是薇姨的迷糊個性,不時的忘記帶東西。 正是因為這個個性,加上我正在發育的年紀,所以,有次薇姨把待洗衣物拿去洗衣間時,不小心把一件淺藍色三角褲掉了,被跟在她身後的我撿了起來。這件三角褲被我藏在抽屜的夾層中,每天上網看色情圖片時,一邊手淫,一邊將薇姨的三角褲湊在鼻邊及雞巴上廝摩。

  薇姨規定我要寫日記,所以我每天都要用電腦日記程式記錄下來。為了保有隱私,要開日記程式是須要密碼的,這個程式也沒有icon在桌面或任何組群檔案夾。

  不僅如此,我還把整個目錄隱藏了起來,可說是防衛嚴密。所以我就放心的把藏了薇姨的三角褲的抽屜夾層這些事記在日記中。

  這陣子,爸媽出國考察,行程結束後不回國,直接去度他們的蜜月去了。我是獨子,只要把我安置好,他們就當「不良父母」去了,於是,又被托給了薇姨。

  一個夏日午後,我從外頭玩回來,直接回薇姨家。

  見到薇姨正在準備晚餐。我倒了杯飲料,坐在廚房料理桌旁的高腳凳上,和穿著寬鬆上衣與長裙的薇姨閒聊著。

  陽光襯托出薇姨美妙的身材,而薇姨來回的移動更突顯她美麗的豐臀。裙下三角褲的繡線隱約可現。真想看看她裙下的三角褲,貼在她身屁股上的樣子。想著想著,我身體起了自然反映,講話開始吞吞吐吐。我急忙的喝飲料掩飾。可是,薇姨還是察覺了,轉過身來,看著我問,「小正,你是怎麼了」

  我想,這下毀了,還是直說,省得最後謊話扯得七零八落。所以,我就把我看到的及腦中想的說了出來。

  薇姨愣了一下,咬了咬下唇,想了一下,然後終於下了決定。「小正,我們大人一直都教你要誠實,所以,你說出來是正確的行為。因為這樣,誠實是該有所獎勵的」然後,薇姨把裙子撩了起來,露出她穿的白色三角褲,就這樣站著讓我看了好一會兒。再轉過身去,把穿著三角褲的屁股也讓我看。最後,她把裙子紮在腰際,讓只穿三角褲的下身就這樣暴露在我的視線,繼續準備晚餐,就好像沒事一樣。

  這種轉變,這個情景,我的雞巴都快暴了。急急忙忙放下飲料,衝回房間,沒兩下子,我的精液就噴了出來。

  收拾好了之後,薇姨也喊道,「小正,來吃飯了」我走出房,回到餐廳,我才發現,薇姨的裙子還是一直紮在腰際。就這樣一直維持著。薇姨神色自若,表現得一絲異樣都沒有。

  而在她起身為我添飯,走過我身旁時,我還瞄到有幾根陰毛調皮的從縫邊露了出來。薇姨的菜一直都很好吃,但是,這頓飯,我的吞嚥困難許多。草草吃完,我又衝回房間,又手淫了一次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  第二章? ?黑客入侵

  這天,薇姨心血來潮,想到部裡去視察。留我一個人在家。

  於是,我就偷偷潛進只能從薇姨房間進去的更衣室去探險。

  那間更衣室大概是明亮寬敞,薇姨的衣物配飾都整齊的陳列著。當然,我的目地不在這兒,我的目標在那些大抽屜。我打開左邊第一格,入目的是一格格的褲襪。網眼,蕾絲,各種花彩,各種顏色。好,左邊第二格,這裡放的是吊襪帶組,同樣的,各形各色俱全。第三格則是絲質小內衣,小馬甲,還有連身小馬甲在最下方用按鈕扣扣住。進入右邊第一格,我知道我找到了,配套的奶罩與三角褲。

  右邊第二,三格也是。這三層是依顏色深淺排列的。在網路上見過的情趣衣物,這裡都有。蕾絲鑲邊,中間鏤空蕾絲,中空,中間用較透明絲質的,丁字型的…

  …

  真是大開眼界。裡面以絲質得居多,夾雜一些綿質的。估算有一半左右是透明的,真是進了寶庫了。而且,我還發現,最下層抽屜中最裡面幾格,放的並不是衣物。有跳蛋,有按摩棒,有肛塞,最新奇的是,跳蛋,按摩棒和肛塞居然都還有無線搖控型的。有些還是全新尚未拆盒的呢。

  然而,我卻沒有拿走任何一樣。因為,少了那股穿過得騷味,取而代之的是清新洗過的味道。我沈醉在其中,想像著薇姨或穿或用這些東西的景像。

  突然,我被電話聲拉回了現實。

  我急忙衝回我房間接聽電話。(沒錯,薇姨在我房間留了我的專線電話)

  是薇姨打來的。

  「小正,乾媽忘了帶家裡鑰匙出來了,這樣吧,你把鑰匙帶著,我待會兒回去接你,我們出去吃吧。你想吃什麼呢?」

  我回說隨便。

  薇姨沈吟了一下說,「你到我房裡的電腦,打開我得萬用手冊程式,密碼是……

  ……,翻到Gourmet那部份,到評價5。0滿分的地方,選一家你想去的吧。「? ?? ? 」可是,薇姨,你不是可以從公司登入家中電腦嗎?「

  「小傻瓜,我是做網絡安全防護的,怎麼能笨到開放我的私人資訊呢?伺服器中,就是那塊硬盤完全隔離,只能從我桌上開啟的。更何況,是你要選擇去哪一家吃呀!」

  於是我就拿著無線電話又回到薇姨的房間。輸入密碼,隨意挑了一家。把那家餐廳的電話給了薇姨,讓她去訂位。

  「好,那麼,記得帶鑰匙,我半小時後在樓下大廳等你羅。」

  當我準備關畢程式時,我突然在薇姨昨天的記事中看到一組字串,是我的日記程式的密碼!也就是說,我所以為不能讓薇姨知道的秘密,對薇姨的性幻想,薇姨全都知道!

  我回到房裡,打開電腦,然後就不知該怎麼辦了。薇姨都已經看了,我還能怎麼辦?改密碼是不可能防得了薇姨的,現在刪除也來不及了。換日記程式也沒有用,薇姨還是可以輕鬆如入無人之境的侵入。

  該怎麼辦?該怎麼辦?

  就這樣我在電腦前呆坐了二十分鐘,才猛然發覺薇姨要來接我了。頹然的關上電源後,我下樓和薇姨出去吃了頓食不知味的晚餐。

  這其間,我都不敢正視薇姨。

  薇姨發現有異,直問我怎麼了,是不是不舒服?

  我沒有回答。

  回到薇姨家後,我拿了我家的鑰匙,說要回家去睡,就坐電梯下樓回家了。

  之後幾天,我都只是坐電梯上樓到薇姨家吃三餐,學英數理化,再坐電梯下樓回家。

  還是薇姨打破僵局,說,「小正,你媽把你托給我,可是你每天晚上都下樓去,我擔心你一個人在家不安全,還是上來你房間睡吧」我回說,不會有問題的。薇姨又說什麼瓦斯電氣都還是有隱藏危機什麼的。這些,都沒有說動我。

  最後,薇姨說,「我一個女人家,單獨住安全上也有顧慮。你是男生,要保護我。你上樓來睡,我們多少也有個照應。不然我就搬下去你家。」

  這下我沒話說了。於是,又回薇姨家住了。

  那晚,養成的習慣,我不自覺的又把日記程式打開,自動翻到最後記錄的一頁。

  入眼的是日期,是薇姨到公司的那天早上,而且,令我訝異的是,內容不是我寫的。

  對不起,小正,乾媽昨晚一時手癢,看了你的日記,侵犯了你的隱私。你知道的,乾媽是專門防堵黑客的。你應該也清楚,安防與黑客只是一線之隔。乾媽的另一個身份就是黑客。

  乾媽是最早期的黑客之一,這也是乾媽的興趣之一。正因如此,乾媽才能鎮得住入侵黑客。所謂盜亦有道,我們正牌的黑客是不會侵害對方資料,侵犯對方利益的,我們只會留下訊息給管理者,叫他補好這個漏洞。若不是留下訊息,我們在「技術上」來說,是根本不存在的。只有夠笨的黑客才會被人察覺抓到的。至於那些為非作歹,偏離正道的,僅管沒對乾媽掛名的公司下手,乾媽在追蹤出來後也會給予治裁。

  最近破獲的一些駭客,其實破案的關鍵,是他們主要信箱中發出的一封「自首信」。 當然,他們對於這封「自首信」是全然不知情的。

  所以,當乾媽連到你的電腦,看到有保護,就不自主的一路破解進來了。如果沒有保護,可能幹媽就忽略過去了。不瞞你,只要與internet連結的電腦,沒有乾媽進不去的。至於封閉式的,乾媽只要接觸其中一個點,三兩下也可拿到最核心的資料。手淫並不是壞事,適度的手淫其實是很健康的。這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。乾媽不會反對禁止的。

  你現在看看螢幕旁,乾媽為您準備好了滋潤乳液,就是不希望你傷到命根子。

  至於你藏在夾層的那條底褲,已經放太久了,乾媽拿去洗了,並且替你換了條新的 .如果顏色樣式你不喜歡,在日記中告訴乾媽,乾媽會換你喜歡的。要不然,你就直接到乾媽的更衣室挑選好了。

  對於你拿乾媽當性幻想的對象,乾媽不會怪你的。事實上,乾媽覺得很榮幸。只不過,現實道德約束,在真實生活,我們不能逾越這條無形的線。乾媽其實很欣賞你這些性幻想的想法,這樣子,好像我們更親近。 乾媽的好奇心違背了黑客的守則,侵犯了你的隱私,真的很抱歉。希望你可以原諒乾媽。 白薇。

  我看完了這篇東西,先瞄向螢幕旁,沒錯,有瓶乳液。再來就是查我藏在夾層那條乾媽的三角褲。淺藍色的三角褲不見了,取而代之的是條粉紅絲質小襯褲。我拿了起來,嗅了嗅,是條乾淨洗過的。

  乾淨的三角褲,少了薇姨的那股女人味道,情調就不對了。 我再仔細的詳讀了幾次。沒想到,乾媽這麼開明。

  然於,我決定要在我的日記中給乾媽留言。

  「薇姨如果我要乾淨的三角褲,我大可從網路上購買,不是嗎?而且,我不喜歡襯褲,是不是可以請您換過?

  然後,我就去做別的事了。

  隔天,我藉故去便利商店,順便回家檢查一下,出去晃了一下。

  當我回來後,薇姨在她房裡睡午覺。

  我直奔我房間,打開抽屜時。發現我的抽屜多了一格分隔,裡面是條粉紅色三角褲,原來的襯褲不見了。夾層裡就沒有東西了。我拿起那條粉紅色三角褲,聞了一聞,那股熟悉的騷味又回來了。

  我知道,薇姨又入侵的我的電腦,並且明白了我的意思。

  開電腦一看日記,薇姨又留了字。 至於夾層,乾媽想就不必要了。這種事不必躲躲藏藏的,不是嗎? 白薇。

  真是沒有想到事情竟是這樣的發展。

  從那天起,我的抽屜裡每隔兩三天,薇姨幫我打掃房間後,就會換過一條穿過的三角褲,供我手淫用。有時還有搭配的吊襪帶或絲襪以及胸罩 —— 這是當薇姨考我英數理化時,我成績好的獎勵。

  (喔,為什麼沒有幫傭或管家?這是薇姨的堅持,她不喜歡外人碰她家裡的東西。

  一如防堵黑客,不喜歡有人入侵。所以家裡一切都由她自己動手。事實上,房子裝潢好之後,除了幾次爸陪媽上來或者媽自己上來,只有我來過。)至於乳液,也都經常維持足夠份量。

  住在薇姨家,比樓下幾層的自家有趣多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  第三章? ? 意外的驚喜

  這樣子的日子,實在很快樂。

  我可以大大方方的在房裡,拿著嗅著薇姨的三角褲手淫。不必怕薇姨發現而把門反鎖。

  而且,每隔兩三天打開抽屜都會有種開獎的興奮與期待。

  這天晚上,我一如往常,在薇姨給我上完課後,將房門關了(雖然沒有反鎖,但是,我還是不想讓薇姨看到我手淫)上了網路,看著圖片,拿出薇姨今天新放進來的三角褲,手淫了起來。

  想像著圖上如果是薇姨和我,不禁雞巴又漲大不少。當我把薇姨的三角褲*上臉頰時,我發現,居然有點濕濕的。是淫水!想到這裡,我快噴出來了。

  沒想到,就在這時,門把轉動了,薇姨踏了一步進來,一邊說著,「小正,我要去超市買點東西,你要不要我順便買些什麼?」

  我急急把薇姨的三角褲掩在我的雞巴上。

  可是,到了緊要關頭已不容我煞車回馬了!

  一股濃精噴了出來,將薇姨的三角褲稍頂起來。

  這件三角褲就漸漸被陣陣續來的精液把濕潤了。

  薇姨也愣住了,一會兒回過神來,才囁囁嚅嚅的說,「對不起,小正,我該先敲門的。」

  然後,薇姨居然就跪在我大開雙腿的雞巴前,用那條已沾的精液的三角褲,將我射精後的陽具擦乾淨。

  經過薇姨纖細手指的觸摸,我的雞巴又微微挺了起來。

  「好啦!」 薇姨站起身來「這條內褲我要拿去洗了。你要我到超市順便買些什麼嗎?」

  薇姨轉身準備走出去了。

  「可是,薇姨,你……」

  這回輪到我囁囁嚅嚅的了。

  「哎,真是搞不過你。好吧,把頭轉過去,眼睛閉起來」

  薇姨背對著我這麼說,一面隨手把那條浸濕的三角褲放在我桌上。雙腿併攏挺直,將裙撩起在腰際,就在我房門前將三角褲以優雅的姿勢褪了下去。

  我就這麼一直沒動,看著這一切,看著那條剛剛還貼在薇姨美臀上的三角褲,就這樣連同褲襪脫了下來。我還看見,薇姨濃密陰毛覆蓋下的豐滿陰阜,渾圓的豐臀,還有那緊縮的肛門。全都一覽無遺的呈現在我眼前。

  不自主的,我瞪大了眼睛,嘴巴也微微的張了開來。下面的雞巴,更是高聳了起來。

  忽的眼前一黑,這條還留著薇姨體溫的蘋果綠三角褲就這麼被輕拋到我臉上。

  「叫你閉上眼睛別看的你還看。小色鬼!」薇姨嗔道。

  順手拿起那條沾了精液的三角褲,就這麼走出我的房間。

  走出門外幾步時還拋下一句,「還有,把你的桌子擦一擦。」

  看著薇姨臀部輕擺,路過垃圾筒時,將那條三角褲往裡面一拋。然後穿上高跟鞋,就這樣,裙子底下空無一物的出門到超市買東西去了。

  等我回過神來,薇姨已經出了門去了。那條還留著餘溫的蘋果綠三角褲還掛在我的臉上。

  至於我的陽具,早已豎的快噴出來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  第四章? ? 柔軟的褲襪

  那天我不但能夠擁有薇姨的三角褲,上面還留著薇姨的體溫,我是如何的滿足,都記錄在日記上。現在我反而希望薇姨又再度入侵我的電腦了。

  所以我試探的在日記的結尾,要求希望以後也可以同樣有著薇姨的體溫。這樣寫了兩天,都沒有回應。

  而我,還是留著薇姨那條蘋果綠的三角褲。

  第二天晚上,我下樓到我家做例行的巡視。

  回來後,我打開電腦一看,薇姨留了回應:小正,我很猶豫,我不知道我這樣做到底是對或不對。照正常世俗觀念,毫無疑問我是錯的。可是,手淫在我的看法是很健康的宣洩管道。更何況,我這做,你在課業上也能更專心……

  哎,不管了,好吧,答應你好了。

  以後我就不再把我的貼身衣物放你抽屜了。你需要時和乾媽說,乾媽就當場脫給你。 白薇。

  我跑到客廳,看著薇姨。

  薇姨正*開大腿坐在沙發上,似乎早料到我會衝出來,笑笑說,「怎麼了?瞧瞧你,急色鬼一個,凡事要慢慢來,才能享受它的樂趣。」

  我興奮的說不出話來,只說出「薇姨……你……日記上說……」

  薇姨回答道,「等不及,現在就要是不是? 好,乾媽都答應你了,怎麼會不算數?」

  說畢,薇姨就在沙發上翻轉過身去,還拋來一句,「要閉上眼睛哦。」

  接著就翻過身去,背對著我,跪趴在沙發上,以曼妙的姿勢將她的三角褲脫了下來 .當然,一切又一覽無遺,我的眼睛不但沒閉上,還瞪得更大。

  然後這條三角褲隨著一句話被輕拋到我頭上,「拿去吧,小色鬼。我就知道,說了要你閉眼,你也不會聽的」

  我愣在當地,回過神後,拿著我的獎賞,回房解決我那快撐開短褲內的問題。

  這個日記已經不只是個記錄的程式了。它現在是互動式的了。是我和薇姨的雙向溝通管道。 薇姨告訴我,她還是遵照黑客的不成文規矩,留下記號。

  在她看過的日記,左下方會有個小小的 CL 標記。

  就這樣又過了一個星期,這對這種現狀已經不太滿足了。

  星期五的晚上,我打開電腦,在日記上寫下:薇姨:這個星期天,你能不能不出門,就在家裡陪小正?

  第二天晚上,我打開日記,只見上面已經有了薇姨的回應:小正:薇姨答應你。

  我興奮極了,結著我又在日記裡寫道:薇姨:小正想讓你明天在家裡,穿著那套藍色的西式短裙套裝,大腿上要穿著透明的連褲絲襪,腳上要穿一雙藍色的高跟鞋……

  第二天,我八點鐘就起來穿上衣服,來到大廳沒看見薇姨。

  「薇姨!」我想薇姨會不會出去了。

  「小正,薇姨在廚房裡。」

  我走進廚房,果然,薇姨按照我的要求穿著那套藍色西式套裝,短裙,透明的絲襪,藍色的高跟鞋……

  「薇姨,你今天真美!」我由衷的讚歎。

  「看你說的,薇姨都三十好幾的人了,還美什麼美呀?」

  「不嘛!薇姨,不許你這麼說,我覺得你比那些二十幾歲的女明星們還漂亮呢!」

  「好好好!那薇姨就天天按你的要求打扮,好嗎?」

  「不許反悔!」我連忙叫道。

  「薇姨什麼時候騙過你呀!」

  「那麼,薇姨,你現在能不能把上衣脫下來?」我試著說。

  「小正!」薇姨猶豫了一下,「好吧!薇姨聽你的。」

  薇姨,緩緩的脫下了藍色的上衣,果然薇姨裡面沒有穿襯衣。

  就這樣,薇姨雪白的上身只戴著一個白色的縷空乳罩,穿著短裙,腳蹬高跟鞋,陪著我用過早餐。

  早餐後薇姨把廚房收拾好,來到我的房間。

  「小正,你找薇姨還有事嗎?」

  「薇姨,你還有沒有更短一點的裙子?」

  「嗯,薇姨好像有一條,來,小正,你到薇姨的房間裡來。」

  我跟著薇姨,來到她的房間。

  薇姨打開她的衣櫃,找一條粉紅色的裙子。然後,薇姨當著我的面脫下藍色的短裙,穿上這條粉紅色的裙子。

  「薇姨這麼穿,能滿足你的要求嗎?」

  薇姨下身的這條粉紅色短裙,簡直太短了,完全就是一條超短迷你裙。

  「薇姨,你…你…太漂亮了。」

  接下來的這一天裡,薇姨就像個性感的時裝模特,按照我的要求裝著各式性感的時裝在房間裡給我做著表演。

  從這一天開始,我陸續寫,我喜歡看薇姨穿高跟鞋,連褲襪、月經帶……

  我的要求一一被應許了。薇姨在看的我的日記後,隔天就上街採購。

  薇姨原本就有不少高跟鞋,但是她說,原本的高跟鞋都在外走過,會把家裡地板弄髒。

  所以新買一批,專門在家穿給我看。

  唯獨一點,在薇姨褪下內褲乳罩時,我都只會驚鴻一瞥。

  意猶未盡,想再仔細看時,薇姨的短裙或上衣就覆蓋上了。

  有一次,在薇姨褪下內褲乳罩時,我造次想摸摸薇姨美妙的胴體,薇姨把我的手拍開說,不可以,這樣我不能接受。

  還有一次,和薇姨去逛街時,我忍不住把手往薇姨的美臀上放,薇姨的臉馬上拉了下來。回家後告訴我,男人不該有這種輕佻的舉動,就算關係親蜜,也只能私下這麼做。但是在大庭廣眾之下,就不很不得宜。

  不僅如此,這樣她會被外人看*,對她是種羞辱。更何況,這樣輕佻是不尊重她在外的身份。儘管薇姨說得很有道理,我覺得,還有某種的心理障礙成份在。

  我每天都把對薇姨的性幻想寫在日記裡,我也知道,薇姨會看得到的。

  每天日記的最後,我都寫著,薇姨,可不可以讓我仔細看看?可不可以給我摸摸看?好不好嘛,薇姨。不然,我滿腦子都是薇姨曼妙的胴體,什麼事都做不了了。好不好嘛,薇姨。

  由薇姨留下的記號,我知道,薇姨都看到了,只是,她還在猶豫。

  終於,有天,我和朋友約了出去玩。

  回家時已是晚飯時刻,薇姨正在廚房作菜。

  我沖完澡回房後打開電腦,現在我已設定自動先開啟日記程式,至於隱藏目錄及密碼,因為沒有必要,我也都拿掉了。

  入眼的是薇姨的留言,終於,薇姨下決定了,不管是好或壞。

  我急忙拉把椅子坐下來仔細看。

  小正:我總覺得我們這麼做有些不對,可是,我又說不上來是哪兒不對。

  是我身為你乾媽的身份嗎?

  可是,當乾媽不是就該照顧寵愛乾兒子?

  我也看不出讓你有安全的宣洩管道,減少課業外的成長煩惱有什麼不對。難道是乾媽和你之間的年齡?或是禮教的約束?

  這也都不該困擾乾媽的,乾媽向來最討厭這些世俗觀念。那麼,到底是什麼?乾媽想不出來,男女兩情相悅,問題在哪裡?這件事,乾媽想了好幾天。 既然找不出反駁的理由,乾媽就該答應你的。

  可是,總是怪怪的,說不上來。

  這樣子好了,我們彼此折衷,你要摸乾媽的身體,乾媽答應你。但是,只能隔著乾媽當時的穿著,並且只能在私下只有我們倆的情形。至於要看乾媽私密之處……我們先保留。讓乾媽把一切想清楚,好不好?

  乾媽也很苦惱,想給你答覆,卻又不知該如何決定。原諒乾媽,讓你這幾天如此煩悶,你可以接受乾媽折衷的提議嗎?讓乾媽多點時間把這整件事想清楚,好不好?

  薇姨太棒了,有回應了。我衝到廚房從後方一把抱住薇姨,向她說謝。

  薇姨當時是穿著絲質上衣,短窄裙,搭配褲襪,以及「家居用」高跟鞋。

  薇姨說道,「怎麼了?小正。小心點,不然我們的晚餐就完蛋了。」這時這些話我怎麼聽得進去?又怎麼會在乎?

  我摸向薇姨那對令人遐思的乳房。我更是驚喜,在絲質上衣下,並沒有乳罩。美乳盈握,我一手揉著薇姨的左乳,一手向下探入薇姨的裙底。撫摸著薇姨翹起的美臀,三角褲在褲襪上的襯線,順著股溝往下,我的手觸及一片濕地。再把手往前方一翻,越過骨盤,來到薇姨最隱私的密地。

  我的手隔著褲襪和三角褲在這塊密地上來回的撫弄著。左手也沒閒著,隔著絲質上衣在薇姨的奶子上繞著圓周,並不時搓捏著薇姨突起的乳頭。

  薇姨的喘息越來越急促,也越來越大聲。她的兩支手已不再是在菜上面,而是撐在流理台上,不時的握緊又放鬆。 我聽著薇姨的喘息,將嘴往薇姨誘人的雙唇移去。薇姨抿著嘴,試圖避開。我在雙手上多加了力道。終於讓我的唇碰上了薇姨的唇。

  我的運動短褲被撐的挺挺的,漲的好難受。於是我空出一手將短褲及內褲拉下去。煞時,我的陽具就蹦了出來。 回手,將薇姨的短窄裙撩至腰際。把我的雞巴時而置於股溝,時而置於兩腿交處磨著。那溫暖柔細的滋味,真是只能意會無法言傳。

  這樣子,我的兩手便集中於薇姨傲人的一對奶子上,不斷揉著。 薇姨的秀髮因為頭部不時的前後擺動而顯得有些淩亂。我又將我的嘴湊向薇姨的嬌唇。這一次,我又得了一個驚喜。薇姨並沒有抿嘴避開,反而將她的舌頭度入我口中。我們熱切的吸吮著,舌頭互相纏繞,並伸入對方口腔裡。

  我雞巴的磨動越來越快。右手又往下探。觸及薇姨褲襪的上緣,我的手往下一壓,準備往裡去。薇姨急急由接吻中的嘴邊說,「不行,小正。不行。求求你,我們說好不可以的。不要,好不好?小正?」並一手按住我往裡探的手。

  我猶豫了一下下,如果我現在打破約定,可能這陣子美好的一切都會一起毀掉。

  我不能冒這個險。還是安全的一步步來妥當。於是我又把手放在薇姨的奶子上揉著。

  薇姨知道我退出手後,也決定讓了步,支手把上衣胸前的扣子解開。

  伸手握住我的手,引導到薇姨的奶子上。 我的陽具一直在薇姨的屁股溝和私密處磨著頂著。雙手由下往上罩住薇姨那對奶子揉著,並不時搓捏薇姨的乳頭。我發現,我稍用力捏薇姨的乳頭,薇姨就會倒抽一口氣。然於咬著嘴唇忍住不發出聲音來。

  最後,我再用力一捏,薇姨忍不住了,嗯哼了一聲。之於,她極力的抿著嘴壓抑著不讓嘴巴說出話來,用極微細的嗯哼聲音配合著我的動作。

  就這樣,我們在廚房激烈的愛撫著,一直到我就這樣噴洩在薇姨的私密處之前。

  精液沾上她的窄短裙及褲襪。順著勻稱的美腿流下來,直流進她的高跟鞋……

  薇姨癱趴在流理台上喘了好一會兒,才定下來,回頭看看我,嗔到,「看你,滿身大汗又把我這道菜毀了,再去沖個澡去。我也要去沖個澡了。等我再重做一道菜再吃飯,餓著了只能怪你自己猴急!」說罷便邊解衣,邊往她房間的浴室走去。

  我不自主的也跟著薇姨走向她房間。跟到她房門口時,薇姨伸手擋住我,說,「不行,年輕人,你回你房裡浴室去沖澡去」 我於是轉向回對面我的房間去沖澡。

  等我洗罷出來後,我順手將淩亂的廚房稍事整理清潔。將清潔用品放回時,恰好就在薇姨浴室外。窗戶雖然微開,但百葉窗是關上的。更何況我知道還有一道簾子。所以也沒再耗費心神。奇怪的是,我做完這些事,又在窗下站了好一會兒,才聽到有水聲傳了出來。

  老實說,我原本並不怎麼欣賞連身褲襪的,我喜歡的是吊帶襪組,我覺得吊帶襪組較能引起我的性慾。一度還想在日記上要求薇姨把那些褲襪全扔了別再穿了。

  不過,有了這次經驗,我的態度轉為不反對了。 那天,晚餐到將近八點才上桌。

  餓?

  的確,我是有點餓。

  但是,你知道嗎?我一點也不介意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  第五章? ? 驚喜?精喜?

  那天初嘗褲襪的味道,雖然我倆都是當事人,我還是詳細的把我的興奮與感想寫入日記。畢竟,還是要有忠實的記錄。

  我也對薇姨提出我的疑問,為什麼薇姨總是忍著,只是細聲的嗯哼著?到底為什麼要如此抑制呢?

  還有就是,為什麼薇姨進房後,過了這麼久,才聽得水聲?

  薇姨隔日給了我答覆小正:你問得對,這點我確實沒有好好想過。從小我就被教導要做個端莊的淑女。不論什麼場合都不能失色或提高聲調,這樣有失身份。所以不自主的也抑制自己不能出聲。不然就會被視為淫蕩。現在想想也實在很可笑,就只我倆,又哪來的外人評什麼淫蕩呢?

  話說回來,乾媽這樣矜持,反而只是害自己。不能完全放開,何能體會極致?乾媽真是笨哪。謝謝你點清這一點。

  至於另一個問題,這就當乾媽的秘密好了,不要追問,好嗎?就當乾媽害羞好了,可以嗎?或許日後,時機到了,乾媽會告訴你的。

  薇姨

  我有時真是搞不懂,薇姨對我都已如此了,還有什會好羞不羞的?

  不過,既然薇姨都這樣表示了,更何況我還是有希望時機到來會知道,我就沒有再提了。

  這天,國家安全局計算機反恐怖司的蘇副司長打到薇姨的專線電話來。這是很少有的事。薇姨對於司裡的事都全權交派處理,不但隱在幕後還全不管事。所有安全司知道家裡電話的也只有這位蘇副司長。外界知道的,除我們一家三口,一支手都數得出來。 他和薇姨很談得來,興趣也相投,對事務的見解更是有默契,加上又是單身。幾度媽都要撮合他和薇姨,卻是兩人總是陰錯陽差,時機不對……沒有結果。

  老實說,我聽到薇姨和他約在附近的咖啡屋碰頭時,我是有點,不,很吃味。我自然向薇姨表達了。

  薇姨聽了樂得一直笑,這反應倒不是我所想像的。等薇姨笑得差不多,氣也喘過來之後才說。

  「你這個小寶貝,你想到哪裡去了。小小年紀就會吃飛醋呀。」

  我可是笑不出來,我是認真的。 「你放心,蘇副司長只是來談公事,又想找我聊聊,順便帶他女友讓我瞧瞧給點意見而已。我原本也想在電話中就解決的,只不過拗不過他,又不想擺架子命令它。更何況,我不出去現現身。人家老以為我和你都在房裡,也不好啊。這樣吧,我穿褲裝出去,咖啡屋離我們這兒不遠,我把walkie-talkie 打開,讓你全程監控,行了吧?」

  Walkie-talkie 是對講機,雖說僅適合近距使用,但是薇姨買的功率夠強,也夠聽得清楚了。我原本也想跟去,但是去了搭不上話也很無聊。於是便答應了。 薇姨主動的就掀起裙子,將她的三角褲褪了下來。這回,她的動作較緩慢,讓我多看了一下。(我想,她是想補償我吧)然後把三角褲塞在我手裡,說,「好嘛,就別吃飛醋了。讓這底褲代替薇姨陪著你,好嗎?」隨後就回房更衣去了。

  我看著薇姨從她房裡走出來,是套合身的褲裝沒錯。但是,這套褲裝也襯出了薇姨翹翹的屁股,現出裡面絲質三角褲的會線。我是有點不滿意,可是,想想,薇姨這種要命的身材,穿什麼也掩蓋不了的。不過,我倒是沒想過,連褲裝也掩不了薇姨的性感。

  薇姨把另一支對講機交給我,在我面前將她的對講機發話紐卡死,放入手提包裡。

  「這樣你可以放心了吧?小霸王」然後才出門去。

  我回房,原本一直注意聽著對講機的內容,結果證明我真是多慮了。我覺得有些慚愧。原來是國家安全局的頂樓要改裝,薇姨覺得沒有必要有司長辦公室。想把副司長辦公室移至頂樓,全給蘇副司長用。理由是她幾乎都不現身的,空著是浪費資源。只便宜司長秘書一個人用。蘇執行長則是認為這麼做萬萬不可,他留在下一層和其他幾位副司長一起才對。

  後來薇姨終於說服蘇副司長將副司長辦公室移至頂樓。將自己的秘書劃規他,只有她到總公司時再由她使喚。

  然後兩人又為了薇姨同樣以不常現身執意要較小的辦公室爭論。薇姨還說,司長辦公室裝潢決不可鋪張。

  最後還是薇姨說服了蘇副司長。

  然後將兩人的談話導向公司的未來決策。和蘇執行長的女友閒聊……

  我聽聽覺得無趣,就把對講機往床上一扔。打開電腦,記下我對我的多心感到抱歉後,就上網亂逛去了。我覺得口袋鼓鼓的,想把東西清出來時才想起……

  口袋裡還有薇姨溫熱的三角褲。 我將它拿了出來,聞了聞。將褲子脫了,手裡抹上乳液,邊上網看色情網站邊手淫起來。 我以為薇姨要好一會兒才會回來,那時我也完事了,所以也就沒去關上房門。

  豈知,我錯了。 我的陽具才漲大沒多久,就聽到鑰匙轉動的聲音。接著薇姨的聲音就傳了進來。

  「小正,我帶了你愛吃的起司蛋糕回來了。」腳步也漸漸往我房門走來。

  這回我還沒到緊要關頭,我就看著陽具漸漸消了下去。我想起身去關房門時,薇姨已到我房門口了。

  坐在椅子上,光著下身,一手拿著薇姨的內褲,一手握在我漸消的陽具上。薇姨愣在房門口。

  雖說我和薇姨已算很親蜜,那場景也真是夠糗的了。

  「哦,對不起,我不知道……」

  薇姨囁嚅的說著,好像闖進來是她犯了錯似的。

  「消下去了,你要負責。」到這地步,雖然有點無恥,我乾脆耍賴了。

  恰好這時電腦上的畫面進來了。薇姨瞄到了畫面,又開使咬下唇猶豫了。

  「那……好吧。」

  薇姨把蛋糕的盒子往我書桌上一放。接著動手把長褲解開。邊脫著長褲邊說道,「我也不喜歡穿長褲,彎腰蹲下挺不方便的。」

  薇姨將解下的長褲當墊子,就跪坐在我的雙腿間。 像捧著寶貝似的雙手捧起我的睪丸,愛憐的撫摸著。

  因為經常使用電腦,薇姨並沒有留長指甲。柔荑般的手指在我的陽具上順著猙獰的血脈輕輕的拂過。用著短短的指甲在我的鼠膝部,陰囊與大腿交接處輕輕用指甲刮著。由於這個部位平時都被衣物覆蓋著,搔起來更是舒服。薇姨的重點又轉往卵袋,她避開我的卵蛋,在陰囊上用指甲刮著。那感覺,天哪,我真有如進了天堂。我不禁由口中吐出「喔」的聲音。

  薇姨再把一支手移往我漸漸沖血的雞巴。上上下下的套弄著。

  我把雙手由薇姨的臉頰上移開,下身不動,轉過上半身,在電腦上開啟數個流覽器 ,分別連往幾個地方。薇姨仍是全神貫注在為我的雞巴服務。 一下子,數張圖就進來了。恰好薇姨擡頭望著我,瞄到我身旁的圖片。小嘴訝異的微張了一下,淺淺的給我一個淫淫的微笑。我揚揚眉回應她。

  「好吧,我大概是前輩子欠你的。」

  拿過我手上那條三角褲,把她手上和我雞巴上的乳液拭乾淨。朱唇輕啟,如同剛剛那些圖片,將我的**含入。薇姨耗費一般工夫,努力的將小嘴張大盡可能的想含入我的男根。僅管她再怎麼努力嘗試,最多也只含入三分之二左右。

  到這裡,我想也不用我多說,那些圖片自然是些口交的圖片。

  薇姨在我的雞巴側邊,順著我的肉棒舔弄著,就好像舔一支美味的冰棒。不時還發出「嘖,嘖」的聲音,好似在讚美我雄偉的陽具。兩支手除了偶爾將髮絲撩開,不要礙著她目前專注的舌頭運動之外,也沒有閒著,在我的卵袋上搔著。

  我雙手順著薇姨的秀髮,並延伸撫著她的背。

  薇姨將舌繞著我環割包皮的稜線轉著。現在,肉棒已經成了金鋼棒了。

  薇姨又轉移目標,雙手套弄著我的雞巴,小嘴移到我的睪丸上吸舔。

  我忍來不住頭往後仰,由喉嚨發出「喔……」的聲音。

  然後舌間順著雞巴的中線一路舔上來,雖然薇姨還無法將整根肉棒盡根含入,但她盡力的吞入到她的極限,頭部上上下下的套著。雙手則是又回到卵蛋上,在陰囊及大腿根部用指甲搔著。我微弓著身,手時而順著薇姨的秀髮,時而撫著她的背,有時又到正面來,將雙手下探,伸向薇姨的乳房。隔著絲質的上衣,我握到的是一對被蕾絲乳罩罩著的奶子。絲質上衣配上蕾絲乳罩的觸覺,真是不可言喻。手心向上的捧著薇姨的奶子,揉捏起來。 我再撫向薇姨的背,這次伸的遠些,我觸及薇姨乳罩的背帶。於是我就想隔著衣服將乳罩解開。

  可是,我再怎麼弄也解不開,我笨拙的動作引起薇姨的注意,由套弄著陰莖的嘴邊吐出「小傻瓜,讓我來吧」

  薇姨分出一支手,伸向她胸前,解開幾顆扣子後,然後在乳溝間稍一用力。那對奶子就不受束縛的蹦了出來了!

  我的雙手馬上承上去,迎接這對剛被釋放充滿彈性的豐滿乳房。我的揉捏讓薇姨分了心,發出「喔……好……用力……大力捏……捏我的乳頭……」

  薇姨雙手撐起身子,半*著我的胸膛,仰望著我,移了上來。朱唇主動的湊了上來,將舌度入我口中。

  嗯……櫻桃口味的口紅加上點淡淡藍莓味乳液的味道……

  雙手搔著我的卵袋,穿著絲質三角褲的下體就在我的雞巴上面磨蹭著。

  我的手有了較大的活動空間,揉捏的更快更用力了。 熱吻過後,薇姨的嘴湊向我耳邊,輕聲的說,「舒服嗎?」

  這還用問?我的答案當然是肯定的,只不過我的喉結哽著,說不出話來。只能回道「喔……」

  「這樣子的補償,你還滿意吧?」薇姨的嘴在我耳邊,我眼前送上的是薇姨的一對奶子。我點了一下頭,便把頭埋入薇姨的奶子間。

  「哦……」在我吸入薇姨乳頭時,薇姨抽了一口氣。「哦……好…好……」

  我貪婪的用力吸吮著。

  「好……用力……再用力吸……」

  我用唇夾住薇姨漲突的奶頭,並用唇抿著。「啊……小正……好美……好美……」

  我的雞巴一直頂向薇姨的陰阜,兩手現在是在薇姨的屁股上磨挲著。

  「小……小正……你…你還沒……哦……沒回答……哦,美……我的問題……」

  我這時哪裡回答得了什麼問題,我只能「嗯」並在她的奶子間點頭回應。

  我的手往下一扯,薇姨的屁股蹦出了三角褲。薇姨急急用手護住她的三角褲上緣,說「小正,不可以,求求你」倏的退下去回到跪坐的姿勢,將雞巴含入嘴中。

  我對這轉變有點受挫的失望。但薇姨的的舌功讓這失望在瞬間就消失了。雞巴上舒爽的感覺上我實在無法分心管那一點小失望。 看著薇姨跪坐在我腿間,向下看到白晰屁股和屁股溝,我雙手抱著薇姨的頭頂了起來。我知道,我的精門已關不住了。

  我開始用力的頂,薇姨也因此發出幾聲噎著的聲音。

  薇姨也感覺到我的**眼開始張開,頭部的套動及雙手的搔癢也加快了。

  「薇姨,我快來了」說罷我就想把肉棒抽出她嘴中。我認為射在她嘴裡,滿不敬的。

  豈知薇姨並不這麼認為,反而更加緊死命用力的套動,一點也不在意我的雞巴已頂入她的咽喉。並且雙手環繞緊緊嵌入我的屁股,絲毫不讓我退出來。 我的第一道精液就這麼衝擊著薇姨的咽喉深處。

  「唔」薇姨發出這樣的聲音,減緩了頭部的動作。

  「咕,咕,咕」薇姨隨著我噴出的精液,發出吞食的聲音。就這樣,我所有的精液全被薇姨吞下肚去了。

  當我的雞巴退出薇姨的小口時,稍稍牽了一絲精液在薇姨的唇邊。

  薇姨連這也不放過,用青蔥般的手指將嘴邊殘留的那一滴也揩起來,將手指放入嘴裡吮著……

  這時我已攤在椅子上了。 薇姨卻又將舌舔上我的陽具。不放過任何一滴精液似的仔細將每一處舔過一次做最後的巡視。

  然後才咂咂嘴,舔了舔唇,說,「其實那天在你房裡,乾媽就想把桌上的精液舔起來了,只不過怕你笑乾媽淫蕩,看不起乾媽」 薇姨站起身來,我看到絲質三角褲已是一片濕,大腿根部也有些許黏液。

  我不清楚是汗水,薇姨的淫液,還是我的前列腺分泌物造成的。不過,我已無力去在乎了。

  薇姨俯身摟了我一下並輕啄我的唇,將嘴湊在我耳邊輕聲說,「好了,我負責了,補償你了。現在你滿身汗水,去沖個澡吧。我也要過去洗一下了。」

  離身時又說,「你準備什麼時後喊我一聲娘,讓我高興高興呢?」 然後轉過身,彎下腰拾起散落地上的衣物及皮包,走出我房間。

  留下一句,「起司蛋糕就待會再吃好了,乾媽洗好澡後煮義大利濃縮咖啡,我們兩來個下午茶約會好了。還有,對講機可以關了。」

  其實,我並沒有聽清楚薇姨最後說了什麼,因為,自薇姨轉過身後,我的目光及所有注意力就集中在薇姨白晰渾圓的屁股上。薇姨自始至尾都沒有拉上後頭被我扯下的三角褲。

  就這麼扭著屁股走回對過通道她的房間去了。

  我沖好澡後將蛋糕拿到樓下的咖啡室去,薇姨是個嗜咖啡的人,所以家裡有個咖啡室,佈置典雅,只有一張咖啡桌,兩張椅子。吧檯上一端是台義大利濃縮咖啡機及磨豆機,另一端放的是音響。冰庫裡冷凍著的是維持一定份量深炒得出油的豆子。這咖啡室采光特別好,窗明幾淨。

  我磨好豆子,溫了杯,打好奶泡,煮好我的卡布基諾及薇姨的特重口味濃縮咖啡,(份量已非雙倍可比擬,我不懂薇姨怎麼如此喜歡那近乎用藥劑量的強力味道)

  將一切擺妥好一陣子後,薇姨才邊擦著尚在滴水的頭髮走進來。

  「好香,真是青出於藍。我看你煮咖啡的功力快要不輸我了」邊坐下邊說,「我才進浴室,聞到磨豆子的香味,知道你要煮咖啡了,急急衝個澡,趕快就出來了,咖啡可是不等人的。」

  天曉得,我可是磨姑半天才把一切弄妥的,而薇姨居然說她才剛進浴室。我也不想追問怎麼時間差有這麼大了。

  薇姨坐下,加了糖,喝了一口,抿著嘴好一會兒才說「嗯,這味道真好,除了做愛的滋味,沒有別的比得上了。小正,到吧檯幫乾媽把煙拿來好不好?」又是薇姨的一個怪癖,她平時是不抽煙的,但是喝咖啡就一定要配煙。

  她說濃縮咖啡加糖配煙味道才帶得出來。加奶精或配任何東西就糟蹋了咖啡了。

  當然,蛋糕就全歸我了,薇姨喝濃縮咖啡是決不會再配任何其他東西了。

  薇姨吐出一口煙後,狀似極為滿足,然後才說,「不是說我洗好澡後再出來煮的嗎?怎麼?等不及要吃你的蛋糕呀?」

  我怎麼知道?…有嗎?……薇姨有說是她要來煮嗎?……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  第六章? ? 禁忌的刺激

  雖然我和薇姨在家中已到如此程度,薇姨還是緊守住最候的防線。

  我可以隨時就把手伸入薇姨的裙底,但是只能隔著三角褲或褲襪摸。(老實說,薇姨的美臀真是令我著迷。怎麼摸都不膩。)只要薇姨在家,她就肯為我口交。如果她一時在忙,我只要拍拍薇姨的屁股,她就會將裙撩起,將三角褲褪下給我, 讓我手淫去。(這也是我唯一可以看得到薇姨陰阜的時候)我可以隨時握到那對美乳,也任我揉捏吸舔。只要隔著三角褲或褲襪,我也可以將陽具恣意在她私密處磨蹭。

  但是,她就是不肯把私密處露出來讓我看個夠。也不讓我有任何機會將陰莖放入肉穴去。

  我在日記中要求過好幾次,薇姨就是不肯答應。

  小正:乾媽也是人,也會有慾念,相信我,我比你還苦惱。 禮教與輿論的約束及會造成的衝擊和後果,讓乾媽卻步不前。乾媽可以無視世俗,但是以後你要怎麼做人,我又怎麼跟你媽交待,這一切實在讓乾媽很為難。

  而在另一方面,你給我的,不僅只是一般肉體的愉悅,更有一種禁忌的刺激。這種突破禁忌的刺激也著實讓乾媽感到莫名的興奮及異常的快感。 自古以來,理性與愛慾的交戰就是惱人。乾媽現在還沒有要跨越這條線,盡情享受這份禁忌刺激並承擔後果的心理準備。

  乾媽在尋找一個適切合理的解釋,讓這一切顧慮消於無形。請給我時間。

  薇姨

  就這樣,就再也沒有進展了。

  這天,晚餐後薇姨決心要清一下儲藏室。留了些習題給我之後就去忙了。當我做完習題後,正在上網時,薇姨走了進來看我。

  「哇,真是累翻了。今天整理到這兒就行了。我要去洗個澡睡了。小正,你玩玩也該早點上床,知不知道?」

  我「嗯」的回了一聲,右手操控滑鼠,連往情色站台,左手攬攬薇姨的腰,然後又不老實的往裙底鑽了進去。我的頭則是*往薇姨的胸部揉著。

  薇姨笑道,「小色鬼,我還沒檢查你的作業呢。不行,今晚薇姨已經沒力了,欠你一次,好不好?」

  我點點頭,一副失望的表情。左手仍做著最後的努力,柔著薇姨的陰阜。薇姨淫蕩的扭著腰回應我左手的動作。

  「小正,真的,薇姨不是不願意,只是真的沒力氣了。」

  「好吧」我說,停止了挑逗。 薇姨看看電腦螢幕,然後把裙撩起,褪下已有點濕的三角褲。坐上我的大腿,把內褲塞到我手裡。「好嘛,薇姨改天補償你就是了。來,拿去解決你的需要。」

  在我腿上扭了扭屁股,並深深吻了我。然後才起身說,「晚安安,早點睡喲。」

  我逛了不少站台,陰莖雖然挺立,但是總是缺少那麼點刺激讓我宣洩出來。

  看了那麼多的各式圖片,腦子裡滿滿都是薇姨。

  我突然起了個念頭,右手握著我的男根,我起身往薇姨的房間走去。走到房門口,一轉門把,輕輕把門推開。 薇姨床頭的燈還是亮的,我嚇一跳,以為薇姨還沒睡。定睛一看,薇姨的右手垂下床沿,指尖還在書本上。眼兒卻是祥和的閉著的。道是睡前看書就這麼入了夢鄉。秀髮散在枕上,絲質短睡衣,肚子上覆蓋著薄被,腳卻已不安份的將被踢至一旁。成ㄗ字形陳在床上。

  我輕手輕腳的走到床沿,惟恐驚醒了薇姨。我望向薇姨,下體上是件黑色的鏤空蕾絲三角褲。仔細一瞧,居然還是中空的。兩條絲線未系,散在一旁。整個陰阜就這麼露出來呈現在我眼前。陰毛叢生,還有滴淫水留在陰毛上,映著燈光,向我調皮的閃著。

  我終於有機會可以好好看看薇姨的私密處的。

  我湊近了仔細看,陰毛,陰唇。噢,真是太美了。

  吸了一口氣,入鼻的是股淫騷味。

  我想伸手去摸將陰唇分開,也想用舌去舔,更想把雞巴湊上去磨,插入肉縫之間, 但是,我怕薇姨會醒過來,於是便不敢採取行動。

  就這麼我看著薇姨毫無遺漏的將陰阜呈現在我眼前,手也沒閒著的套弄著我的肉棒。

  一股舒爽的電流襲了上來,我射精了。

  我的精液噴出,散落在薇姨床上及木質地板上。我也舒服的跪坐下來。

  幾滴精液噴上了薇姨的大腿,驚醒了薇姨。薇姨右手轉亮房間燈光,左手急將薄被拉過蓋住身子。嬌喝一聲,「誰?」

  突然乍亮的環境,彼此的眼睛都不適應的瞇了起來。我也呆住了,就這麼定在原地,手中握著我漸消的陰莖。**還有幾滴精液,垂涎下來。

  眼睛試適應了燈光,薇姨一瞧是我,「小正,你在幹什麼?」薇姨盯著我說。

  我心想這下子完了,毀了,世界末日來了。腦中正在盤算怎麼才能解套。

  薇姨剎時明白是怎麼回事,像是想通了似的,轉而笑盈盈的看著我,將腳一伸,勾住我的脖子。將我拉向她的大腿根部。

  轉變如此突然,我也不知所措,就任由薇姨將我的臉以腿勾著,貼上她的陰阜。

  「哎,我認了。好吧,你要看,就給你看個夠好了。」

  就這樣,我被勾到薇姨的陰阜前,距離陰毛僅僅數公分之距。

  我不敢置信的伸出我的手,摸摸薇姨的陰毛。我的動作顯然是被默許了,薇姨並沒有如往常拍開我的手。我又用手指輕觸陰唇,也不見被制止。到此,我才確定,這是真的。 陰阜上的淫騷味引誘著我上前品嚐,我的雙手由下而上環抱撐起薇姨的臀部,一頭便埋入了陰毛叢裡。循著味道來到淫騷味的源頭。我用鼻頭揉了揉肉縫,聽到上方薇姨傳來「嗯哼」一聲。我伸出舌,用舌尖撥開肉縫,往裡舔了一下。有點腥。最奇妙的是,隨著我舌頭的捲動與翻攪,薇姨也跟著顫抖,屁股也扭動起來。

  我盡情的用舌舔著攪著,耳中聽到的是薇姨的呻吟「哦……好……好……再來…

  再來……舔裡…裡面……裡面一點……「

  我將舌盡力挺,盡可能的伸入薇姨的陰道內。模糊的聽到薇姨「啊……」的舒歎聲。

  我貪婪的吸吮舔弄著,不時舌尖抵著薇姨的*,以舌尖挑著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雪……雪……好美…好美……舒……舒服……」

  薇姨的手移到我的雙耳,抱著我的頭,挺起下腹迎向我的臉,似乎想將我的頭塞入她的小肉穴似的。 我覺得有點換不過氣來,於是將頭擡起來呼了口氣。改為用手指在薇姨的陰唇間挑逗著。我的食指在濕暖的肉穴中翻攪,本能的就往裡鑽。

  突然,薇姨倒抽了一口氣。我食指的第一個指節陷了進去。食指被肉壁緊緊夾著,開始在肉穴中抽插。薇姨隨著抽插而呻吟著。

  「嗯…嗯…喔…啊…好…好棒…好…喔……」

  我將食指緩緩抽出,薇姨的淫液由肉穴牽了條絲到我的食指。用姆指與食指磨了下這淫液,滑滑的,有點黏。拿到鼻尖嗅嗅,薇姨三角褲上

返回继续阅读热门都市激情

都市激情
点击:11906-0514:18万圣节换妻节
点击:46811-2808:08淫驴屯(超淫
点击:10806-0815:49琳的3P之旅
点击:18805-2217:55泌尿科里的诊疗
点击:32405-0401:25公司里的公共厕所
点击:33203-1622:36和三少妇打麻将
点击:17205-0820:32风骚小护士勾引我
点击:17705-3116:17四女侍一男
点击:4306-1115:56理智和欲望的抉择
点击:16005-3116:22骚女陈蓉蓉
点击:12205-1917:28极度诱惑雪儿
点击:2806-1615:48上海的私生活
点击:10406-1115:54我,妻子,和儿女
点击:21104-1516:04合租美女学姐
点击:22005-2217:54上我的小姨子
点击:29404-1713:56老婆怀孕时我和她的干妹
点击:7506-0815:51自作自受空姐安雅
点击:8505-2514:54性爱学院调教计划
点击:26304-2215:06拿下寂寞的女邻居
点击:23304-0116:46奸尸太平间
点击:9206-0514:13绿帽家丁
点击:20005-1315:23妹妹的淫荡同学
点击:34211-1621:25同比我大十多岁的女人做爱
点击:18405-1619:46房东姐姐的诱惑
点击:18304-2611:40代替母亲入职
点击:18605-0820:3238F巨乳女教师
点击:17905-1315:16淫荡表嫂勾引我
点击:31303-1909:38火车上和女同事做
点击:22804-1713:58第一次口交给了朋友的哥哥
点击:49912-0716:36人妻教师惨被邻居老翁凌辱
点击:21803-1810:07女友小雪被暴
点击:25504-1516:04跳舞跳出性高潮
点击:39108-2901:30妻子被别的男人内射
点击:27003-3117:50按摩师调教
点击:23004-0917:23骚货的大胆游戏
点击:22705-0820:36情趣店的骚货老板娘
点击:24003-2510:26超爽的一次桑拿
点击:25805-0401:17台湾富豪们的淫乱俱乐部
点击:9005-1917:30聋哑妹花
点击:10005-3116:23交换爱情
点击:29204-0319:08香喷喷的邻家小女儿
点击:19504-1114:34迟钝的公车女学生
点击:24304-1114:33真实的借种经历
点击:1027506-1915:32网站注册,充值,播放,说明
点击:22604-0511:41教练上了美女学员
点击:10705-2813:29倒茶小妹的服务
点击:16705-2813:30同事吃春药
点击:13905-2217:56假医生真中出
点击:13305-1619:41极乐性爱超市
点击:29303-3010:39女子SPA馆工作的那些日子
点击:11106-0215:52舞男第二春处女姐妹花
点击:19804-0511:40旅行途中老婆被设计
点击:5106-0815:54深夜遊戲節目下贱的权力
点击:20704-1017:28儿童节的不宜故事
点击:19104-0814:44在试衣间里做爱
点击:10005-2515:02性獸
点击:10206-0215:47美丽理财专员
点击:5906-1315:48红杏被迫出墙
点击:6306-0815:48清纯女友之留澳纪事
点击:5806-0815:46春色无边再见前女友
TOP反馈